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曼妹的博客—欢迎朋友光临

生活之美,礼遇会发现的眼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想起老父亲》2009年06月20日 00:53:46 作者: 梦秋   

2009-06-21 07:26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想起老父亲 - xuyngz2008 - xuyngz2008的博客-欢迎朋友光临 

   父亲节就要到了,倍感思绪万千、想起与家父一起生活的日子,其情其景,仍历历在目......

  我的家乡,在美丽的松花江、牡丹江和倭肯河交汇处--依兰,它位于今东北平原的深处,隐没在茫茫雪原之中。那里四面环山、三面环水,风景秀丽、景色迷人。赛似北国的江南、其优越的地理位置、是古代的兵家必争之地、有两个皇帝的流放地而见诸于史册的地方,便是著名的五国城。著名的评话小说《说岳全传》中、曾经有位皇帝宋徽宗,有这样一段描写“老狼主”传旨道,“将徽、钦二帝发下五国城,拘在陷阱之内,令他坐井观天!”把宋徽宗、宋钦宗比作“井底之蛙”,嘲笑他们愚蠢短视。在此“坐井观天”,这里还有一座名寺--依兰慈云寺、坐落于依兰镇城西北,美丽的松花江南岸,是远近闻名的佛家圣地。

  独特的地理位置、繁衍着一些珍禽野兽、就因为这些,依兰县成立狩猎队、父亲因为我们子女多、也因为当时的年代、想养活我们姊妹十个谈何容易,父亲换了很多工作,也很难养家糊口,在这种情况下,父亲就决定到了狩猎队。  

  在童年时代我记得父亲为了养家,冬天打猎,夏天打渔。家父性情豪爽、为人厚道、还很热心,听当地大伯说, 在挨饿的年代、父亲经常用猎狗的口粮【是国家供应的食用的粮食】、接济附近的邻居,因为父亲打猎,用猎物时常换些食品,使得我们全家没有挨饿,还时不常接济邻居。父亲的一生是艰辛的、也是勤劳的,记得在那个年代的每一个冬天,虽然身上穿的严严实实、每每看到父亲打猎回来、都像白胡子老头似的,虽然很辛苦、但是看到捕获的猎物、看到子女不再挨饿、内心倍感欣喜、一天的劳顿消失了、这就是父亲、

  在我五岁的那年,因为那个动乱年代,父亲被错误的被打成“特务”,当时【诬告】我父亲是“特务”的那个人,在我父亲所谓当“特务”的时候他还没出生,就因为他的一句诬告,父亲蹲了六个月的牛棚,出来后,父亲被逼迫下乡,当时哥哥姐姐们没有一个愿意和父亲下乡的(因为下到农村在想回城里是很难的了),我看到父亲无奈的神情,眼泪围着眼圈转动,当时父亲也明白,也许就这样会把孩子的一生都葬送到农村了。看到父亲忧郁的眼神,家里的人都十分难过、因为父亲知道、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十张嘴在等着父亲养育、父亲很烦乱的坐在地上思量,当时五岁的我、爬到我父亲的身边说:爸爸我和你下乡,当时我的大哥很吃惊,到我屁股上就打了我一巴掌,因为大哥最疼爱我,大家都知道,下乡意味着什么?也许我的一生就要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度过。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。

 就这样、家父带着我们兄妹五人、来到与依兰县城仅一江之隔的--迎兰、就这样开始了八年的农村生活,母亲带着五个哥哥姐姐留在了城里,父亲带着我们在农村艰辛的生活了八年,因为当时我五岁、三姐七岁、弟弟只有一岁、二哥只有二十岁、四哥十七岁还在上学、当时父亲都四十多岁了。真可谓是老的老小的小,在那里、爸爸和二哥挣的工分远远不够付口粮的,那是我们最艰苦的时期,爸爸为了不让我们挨饿、在每天下地劳作之余,晚上还要到松花江打渔,为了养家户口,父亲几乎没有睡过一夜安稳觉,冬天还要翻山越岭去打猎、给我们换吃、穿用品,要不我们是吃不饱的,看到邻居家的孩子吃不上穿不上,爸爸就那样还时常接济他们。这就是我的老父亲。

 在我十岁的时候,父亲自己首先结束了农村的生涯,返回城里、因为狩猎队少不了父亲,父亲又回到他心爱的狩猎队,继续从事他的猎人生涯,因为父亲特别融智,就这样、爸爸又回到了他的领导岗位,可是、我们兄妹三人还依然的留在了农村,父亲为了能让我们兄妹三人返城与家人团聚。可谓费劲了心血,可还是因为岁数小、不符合条件返城条件而不能返城,父亲没有办法,常常一个人吸烟到很晚,生怕我们留在农村没人照顾,没有人能挣工分了、我们的口粮都买不回来了,就这样靠着家父在狩猎队的收入、使我们很艰辛的在乡下又度过三年。

 我十三岁那年的夏天,爸爸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让我每周三下午、去依兰民政局找一个大叔,他是在抗美援朝回来的老兵,在民政局供职、这个大叔受过伤、腿有些瘸,我每次去找那个大叔,他都说不在、实际上他就是那个大叔【因为当时他不让爸爸下乡】,直到有一天,我在渡江的时候掉到了松花江里、差一点被江水冲走,是一位船员大哥把我救上来的。我不敢回家、就直接去找那个大叔了。当时那个大叔就问我、老丫头、你怎么了,怎么穿着湿衣裤啊?我一下子就哭了、边哭边说:我掉到松花江里了、被一个船员大哥救了,那个大叔流着眼泪说:孩子、苦了你了、快回去吧!让你爸爸明天来,我给你们办返城手续......就这样我和姐姐还有弟弟回到了久违的城里......

  因为这些老父亲特别溺爱我,直到十八岁、老父亲还给我洗头,总说家庭的团聚、少不了我的老闺女......

 世界上最疼爱我的父亲、在十年前仙逝了、任何一种美丽语言、都囊括不了父亲的恩情、真是父爱如山、时间可以淡忘一切、但唯一不能淡忘的对家父的思念, 值此父亲节到来之际、特撰写拙文、以示纪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